零散日志

写一篇日志,记录生活的点滴。

坐着船的话,是无法到达山的顶峰的。

皮球

昨天他们一直在说高文,说他贩毒、被捉到牢里,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,村里曾有这号人物存在。老弟说,皮球比高文更狠。我倒是知道皮球是谁,因为他长得白白胖胖的,很有肉感,所以大家都许他外号叫皮球。

皮球的父亲三兄弟,都对毒品有过沾染,他的父亲更是几进牢狱。他有两个姐姐,大姐姐跟我同届,由于家里靠的近,因此常常被当做青梅竹马来开玩笑。皮球小时候顽皮,被家人用树枝鞭打,不小心捅中了他的眼睛,差一点一只眼睛就瞎了。皮球个子不高,但很爱惹事,说不多几句就开始抡起拳头。而且,他还很喜欢欺负小孩,见到小的就欺负,而在年纪相仿的孩子里,他却总是吃苦头,因为打架实在不是他的本行。但让人佩服的是,这家伙不管被揍得多惨,下次依旧还来挑衅。

也许是这种爱惹是生非的缘故,没有小孩愿意跟他一起玩,每次他都被排斥在团队活动之外,但很快他找到了另外的方法。他老爸进了监狱以后,老妈则常常带一个叔叔回来吃饭,其实大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那个叔叔喜欢喝酒,常常打发皮球去买酒,顺便会给他零用钱,因此,虽然受到排斥,但可以说,他在我们中,零用钱算是比较多的。 Read More…

4月8日零散日志 生亦热闹,死亦热闹

【4月6】三月的雨停歇没几天,四月的雨便如期而至。那天我站在公司的天台上,看着对面的楼房在雾水中若隐若现,马路上的行人与汽车却异常清晰,彷佛我已恢复了一个旅行者的心态。嫩绿的叶子在雨水的刷洗下,显得格外的亮眼;而木棉树上火红色的花朵,恰似空中的火燎,雨水怎样都浇不灭。

我常常出神,幻想着楼下那一条墨水般的污河,突然间变得清澈,但奇迹从未发生。于是,我幻想着怎样堵住污水的源头,挖走肮脏的淤泥,让清水涌进来,河水流动,最终让它恢复清澈。这样想完,又觉得可笑,于是断了念头。举首望空,雨若游丝,打在身上,不凉不湿,全被我枯涸的内心蒸发掉了。 Read More…

世界是自私的

世界是自私的,每个人都想着自己嘴里的那块肉,讨价还价,讨价还价,伤了神,累了脑,为了啥?

哎,操个什么心,你不是超人,也别奢望别人是超人。

存在虚无感

有时候,已经分不清楚,是目标太多,还是没有目标。

总之,就会晾着。

3月17日零散日志 杯具终结者

生活中充满了杯具,于是就会发生许多杯具故事。比如挥下手,砰,洗漱杯被打烂了;转个身,砰,水杯也被打烂了。身边总像有个黑洞,吸走了我的眼镜,再来吸走我的梳子,保不定哪天,我就大白天的人间蒸发了。 以上,就是我的杯具故事。

我对这样潮湿的天气已经死心,只能偶尔寄希望于那些亮光。坐在夜班的公车上,看着路边的灯光映照在车厢上的钢管上,像一团火随着车速的加速,快速蔓延向车尾。但它却在车的中央熄灭了,来不及等它烧向车尾,点燃我冰冷的躯体。那一刻,我看着汽车前进的方向,不知道了终点,不知道它将带我去何方。脑海里只盘旋着一句话:请将我放逐,于天,于地,于水,于火。 Read More…

3月2日零散日志,回南天

眼镜又不见了,上次是前年搬家丢在车上,这次不知道掉哪里去了,想必是凶多吉少了。其实,去年很长一段时间没戴,视力反而是好了,只是有时候看人不太方便,总是跟人擦肩而过,才知道那是谁,那时候已经不好意思再大招呼了。其他的倒好,毕竟,你戴不戴眼镜,路牌就在那里,你看或者不看,也不影响你迷路。路痴一枚。

最近都是回南天,墙是湿的,地是湿的,空气也是湿的,楼梯口的电灯湿坏了“脑袋”,足足亮了两天,才恢复正常。在湿润的气候下,冷空气就像要饭的,飘来荡去,来时寒冷,走后公车都开冷气了。

看了下公司的台历,才发现我已经连续上班16天了。我终于从懒人,变成了遵纪守法,爱岗敬业的好市民,新时代劳模。有同事瑜伽大会后关机睡了两天,有连续休息三天的。当我喃喃自语,反问自己为什么不累的时候,我终于意识到我累了。至于我为什么反应这么钝,也许因为我是500—-比一般的250还要迟钝一倍。 Read More…

2月26日零散日志 鲫鱼肥的季节

雾天之后就是雨天,气温又一下子降了许多。夜间,隐约传来一阵阵声响,似乎不远处在做着法事,不知道是在超度,还是在祈福。我在梦里,变成了咆哮帝,对着老爸一阵咆哮。醒来觉得不可思议,但是梦里的场景又总是很真切。

早上看到CM有更新,于是躺在床里看CM,看得昏昏沉沉,又睡。朦胧中听到雨声,醒来却发现雨停了。下午在巷子里看到一只灰白毛色的死猫,躯体已经僵硬,不远处的两个老人还在说着,刚才那辆车开得太快了。

公司买了零食,开了所谓的茶花会,实际上是聊一下瑜伽大会上的感想。罗嗦的人依然罗嗦,自恋的人依然自恋,但公司的人就像一家子,缺点可以被包容,优点会被赞赏。以前我也感激过,能在这样的地方工作,现在我总是问自己为什么,为什么还会在这里?有时候,总是过度逃离温暖,寻求孤独。 Read More…

2月23日零散日志 Find your way

这几天都是雾天,醒来发现白茫茫的一片,远处的建筑若隐若现,胜似天庭。我其实很喜欢雾天,但是却讨厌潮湿的空气,我无数次构思过我的小说,是从一场雾中开始的。这段日子都忙于瑜伽大会,朝五点多起来,晚十点多回来,却仍不觉疲倦。

大会开的还算顺利,学瑜伽的人,心灵大都易受会场气氛感染,煽情的画面挺多的。我躲在后台,掌管着现场灯光和音响,昏昏入睡。瑜伽老师的主题,都挺有意思,郭健的脉轮舞动,是叫人返璞归真的,包括学原始人的呐喊和动作,很多人都被感染落泪,现场的人有点像入了魔道。RJ的流瑜伽没有丝毫的废话,用的是比较科学的手段教授瑜伽,比较专业。叶迦的喜马拉雅瑜伽,强调呼吸和冥想,跟着学了个鳄鱼式和横膈膜呼吸,对睡眠和颈椎都有用。钟妍从没一下子教授过一百多号学生,不过在台上毫不含糊,对着学员说话不留情面,私下人却很好。李晓钟已经是熟人了,去年来过我们那做讲坛,讲艾杨格瑜伽,很硬朗的一个汉字。陈颖怡讲生命密码,类似于星座,我从不信这东西。在后台她倒是给我算了一卦,另外,感谢她的纽崔莱冲剂,挺和蔼的一个人。 Read More…

1 2 3  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