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球


昨天他们一直在说高文,说他贩毒、被捉到牢里,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,村里曾有这号人物存在。老弟说,皮球比高文更狠。我倒是知道皮球是谁,因为他长得白白胖胖的,很有肉感,所以大家都许他外号叫皮球。

皮球的父亲三兄弟,都对毒品有过沾染,他的父亲更是几进牢狱。他有两个姐姐,大姐姐跟我同届,由于家里靠的近,因此常常被当做青梅竹马来开玩笑。皮球小时候顽皮,被家人用树枝鞭打,不小心捅中了他的眼睛,差一点一只眼睛就瞎了。皮球个子不高,但很爱惹事,说不多几句就开始抡起拳头。而且,他还很喜欢欺负小孩,见到小的就欺负,而在年纪相仿的孩子里,他却总是吃苦头,因为打架实在不是他的本行。但让人佩服的是,这家伙不管被揍得多惨,下次依旧还来挑衅。

也许是这种爱惹是生非的缘故,没有小孩愿意跟他一起玩,每次他都被排斥在团队活动之外,但很快他找到了另外的方法。他老爸进了监狱以后,老妈则常常带一个叔叔回来吃饭,其实大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那个叔叔喜欢喝酒,常常打发皮球去买酒,顺便会给他零用钱,因此,虽然受到排斥,但可以说,他在我们中,零用钱算是比较多的。

于是,他用零花钱买一些零食,来孝敬我们这些孩子中的头头,藉此来融入我们的圈子。更甚的时候,带我们去他爷爷的鱼塘里钓鱼,可知道平时我们只能偷偷摸摸的做这事。虽然如此,但有时候,我们依然会想一些法子,折磨一下他才让他进来跟我们一起玩。有一年冬天,下着小雨,我们10几个小孩躲在伯父的旧屋子里玩闹,皮球在门外也想加入进来。

但那天,饼干成不了入门券,我们正在玩扑克牌,谁输就脱衣服。不知道是谁的主意,说让皮球在外面脱光了,把衣服递进来,才给门他进来。皮球犹豫了一会,终于“寡不敌众”,答应了这一条件,于是跑到旁边屋子的门子旁边准备脱衣服,为了防止他说话不算数,还有好事者出去,全程监督他。就这样,当他瑟瑟发抖,在门外递着衣服的时候,我们都乐开了花,直到他的皮肤冷的有点发红了,才许了他进来。

撇去那些惹是生非的个性,皮球有时候在我们之间还是挺受欢迎的,毕竟没有人不喜欢胖子。而且,小孩子并没有太多的心计,能在一起玩的时候,还是会尽情的去玩。只有在捉迷藏的时候,他才会吃尽苦头,因为他跑的不快,又不灵活,不管是在屋内,还是在巷子外,整个下午,几乎都可以见到他在跑。

有时候,他也会捅大篓子。有一年的清明时节,大家都去“望山”,就是看到别人在扫墓,然后就去讨钱,很多地方都有这习俗。皮球在山上遇到了邻村的孩子,然后仗着在自家村子的山上,把别人的钱抢了,还揍了别人一顿。邻村的孩子哭丧着跑回家,结果他哥哥是镇上中学的“恶棍”,立马纠集了二十多个人要来村里要人。他们打从东边来到村口,旧学校正在做法事,皮球在那里得意的晃悠着。所幸有容在场,他才没被拎走暴揍一顿,容是个狠角色。

后来我们搬家了,甚少回村里,只偶尔听到些闲言碎语。有一年回去,见到他,变高了许多,再也不像以前那不堪一击的样子了。我和他打招呼的时候,竟发现他笑起来有点羞赧。很难相信以后听到的传言是真的,例如贩丸,把别人捅成重伤,被公安局通缉。现在,他老爸已经去世了,母亲改嫁给了那位叔叔,依然没有人说得清,他现在在干着什么。


本文链接地址: 皮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