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月12日零散日志 唐僧


公司的智能手机风暴愈演愈烈,有了iphone 4S,也有了iphone 3S。打从左下角的同事换了iphone 3S后,就变成了个女巫。每天发微信的时候,我身后就忽的升起一阵阵喃喃之语,让人背脊生寒。还有一些人,则天生拥有灭蚊的功夫,只消动动嘴皮子就能用超音波灭蚊于无形之中。我右下角的哥们,就这样完美的继承了《大话西游》里唐僧的衣钵。每天听他与客户的对话,都为他的客户感到担忧;甚至,连自己都产生了幻觉,觉得人生灰暗,不如一鞋带吊死自己算了。

因此,我干脆选择了搬到一个清静的地方,远离是非之地。此前的几个月,已经在肚皮舞附近的前台,饱受喧天的肚皮舞音乐之苦。但鬼魅总是如影随形,在新办公室还清静不到一天,才发现,同事的上司就在我前面。每次他来找他上司讨论问题,我总是蹙着眉,看着他上司快要崩溃的表情,却总是笑不起来。有时候,不知道他是太幼稚,还是太世故,比我大几岁的人,却比我老爸还啰嗦万分。

我会想说,还好我没有这样的朋友。但是仔细一想又不对,我还真有这样的朋友。大学时候,因为NBA LIVE,和ming讨论到天昏地暗的事就不说了。毕业后,ming去了当兵,每次来电话都会聊一小时以上,把这事再跟他以前的舍友一说,他们就哈哈大笑,说那小子是否极婆妈,在一两个问题上,兜兜转转了那一两个小时。然后,我也跟着干干的笑了。自从他出来,说要跟我学做网站开始,我就该明白,接了一件西天取经般的苦差。

我的基因似乎缺少说话的元素,从小就不喜欢说话,除非遇到特别投机的人。这脾性已经顽固到无法改变,以至于错觉到,即使面对着石头,沉默不语千万年,最先开口的也会是石头。

话多的人,也许会活的更长。外太婆就是一个话多而长寿的人,每次回老家,都是拉着你说上半天,哪怕到最后眼睛看不见了,也还会神侃半天。她记忆力极清晰,能把民国时的事都说出来,说的兴起,还会唱起民歌。但老人也怪,就是不喜欢轻易透露岁数,遇到户口登记的,明明96岁,会报给别人80多岁。大人们听了她几十年的唠叨,也许都倦了,老人总说他们的不好,其实是她太敏感而孤独了。双方的沟通不顺,导致一直摩擦不断。

今年回去,再也见不到她老人家,听不到她唠叨了。去年三月份她就去世了,今年再回老家,也许我会觉得更加的寂寥,因为再也听不到那唐僧般的唠叨。人们总说唠叨不好,总说岁月静好,不爱听唠叨,但是没了唠叨,尤其是老人们对记忆的碎碎念,也许,岁月也失去了意义,所有的安静也因为没有声响而失色。

回家过年,要是上面的老头老妈子对你唠叨,姑且安静的听听。如果有不喜欢听的,这里就不多说了,你懂的。

-END-


本文链接地址: 01月12日零散日志 唐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