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月30日零散日志 leave me alone!


有时候,倒霉起来就像汽车追尾,你永远不知道噩梦会在哪里中止。

回家那天开始牙疼,晚上冲了一杯王老吉放在电脑旁,不小心把杯子打翻,凉茶全部倾洒到了电脑里。几秒种后,电脑熄灭了。我以为,它的寿命到这里就结束了。往后的几天,我把它拆了无数遍,用吹风机吹了无数遍,把键盘的键帽都吹融化了,但它依然无动于衷。直到除夕那晚,我按了一下电源,结果它却可以启动了。这就像是年前的恶作剧。

这个年,天气太过阴冷,心情也是。

人的情绪总是容易受外界刺激,如果你跟一个人分手了,一星期后再回到你们约会过的咖啡馆,发现它仍在,也许你只是淡淡的忧郁。但不凑巧,咖啡馆刚在那段时间被城管们拆了,估计内心会有点撕心裂肺,然后喟叹世事的善变。咖啡馆是小资版本,你也可以罗列一大堆诸如“那些年我们一起逛过的菜市场”等此类版本。所以,再回到那样熟悉而冰冷的家,可以想象事情会怎样发展下去。像往年一样的对话,像往年一样的走动,像往年一样的抱怨,像往年一样的碎碎念,除了,奶奶身体的不断老化,父母的白发越来越多,弟弟的世界观越来越成熟。

很有趣的一件事是,我们表达爱的方式,过于极端。

父亲的爱带着专制式的暴戾,我的爱带着冰川般的冷漠。你甚至可以感觉,他给你的压力越大,对你的爱越深;你对他越冷漠,却越无法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。每当想到专制的爱就想起卡夫卡,还有他的父亲,然后心里就会觉得可笑。宿命这种东西,有时候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当想忘掉这一切的时候,会看书,但明显没有了这个心情。写字呢?写完了《旧学校》,我就开始写《新学校》,只是我忘了新学校是四楼高,还是五楼。除夕那天回去贴春联,途径那里,却看不到了学校的踪影。在我以为它已被拆掉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的那条围绕学校的路已经被废弃了。我们走在新开的路上,新路把学校拦腰截成了两段,真是粗鲁的行为。

老家依然没变,就像去年一样衰败。

小时候总是自豪地站在小卖部门前比划身高,现在头都快可以碰到门框的时候,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很多曾经看起来高大的物体,都变得渺小,远处的山,看起来也近了许多。没见到几个熟悉的人,见着的一些还忘了名字,也许再不快点写点什么,就那样被遗忘在记忆的长河里了。

大年初三是初中十周年聚会。

中午烧烤,晚上唱歌。老同学们似乎都挺有感触,很多人都结婚了,还带着孩子。我觉得自己就像在逢场作戏,却迟迟无法入戏。初中有各种小团体,有从小学就认识的,有同桌,有一起看漫画的,于是各种喝酒、吸烟、照相等等,就像之前几年的聚会一样,场景相似,话语相似,心情就像一碗清水,纹丝不动。从酒店出来已经凌晨,四个人去喝粥,热热闹闹的说话,总算让冰冷的心暖了起来。

情景太过雷同,话语太过类似,让我感到疲倦,从来没有经历如此烦闷的春节。不见阳光,只有冷雨,睡前只能用各种新闻刺激自己,然后睡到第二天中午。下午就看CM,一集接一集,看各种变态连环杀手,甚至都觉得无法刺激神经了,很快就看完了最新一集,全然忘了这是要在旅途消遣的片子。

要上广州的前一天,也没有跟老爸打招呼。

我们之间没问题,因为有问题的只是我,you know。老弟提议走之前去喝早茶,结果一大早还没睡醒就去喝了两个多小时的茶,席间老爸的话就像炮弹一样,弹无虚发。我知道,沉默是最好的盔甲。他说,很羡慕别人父母和孩子间亲密无间。我明白,就像他一直说的,希望我能够像谁谁谁的孩子一样,能赚大钱,能进入个好单位,或者娶个有钱有势的女人。这事儿没谁对谁错,即使他总说是我的错,但我知道这叫代沟。如果非要搞清楚谁对谁错,那么就不能以谁吃的饭多为标准。

我知道了,永远不要对生活太过于较真。今天他会看着我的房间说,结婚的时候,这里要这样装修,那里要这样摆放。但是,改天他就会问你,以后是给我买块地建屋子好,还是买商品房。以前会觉得挺傻的,家里有四五层,就住在家里够了,但是后来越来越明白,跟他住在一起,大概我会很快得精神病。我是否应该庆幸小时候他总是不在我身边,我是多么的幸福?这是有点幼稚与可悲的想法。但是,如何摆脱他的阴影,是我接下来的最大问题。知道吗?这就是问题所在。

去广州的时候,在拥挤的车上极不舒服。

看新海诚的新作《追逐繁星的孩子》,有点失望,除了天空与个别画面外,其他的更多是不是都想模仿宫崎骏了?于是关掉了。今天见到了久违的阳光,而我却要离开了,多少有点讽刺。离开这座城市不久,雾水就遮住了汽车的玻璃窗,用窗帘抹掉,眺望外边不清晰的景色,有点陌生,已然是到了另外一个城市。

有两句话是过年的时候一直想说的,一句是:go to hell!另外一句是:leave me alone!就这样,新的一年自勉。

-END-




One Response to 01月30日零散日志 leave me alone!
  1. by7度

    在st追着你的文字追到这来了……

    反正,这风格,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