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月05日零散日志 Give Me Some Sunshine


不知不觉已凌晨,外面的月亮刚好要藏到云后面,按照老人和我的说法,明天会是阴天。晚班的飞机轰隆隆飞过,我似乎正在航线下住着,每天都看见飞机掠过天空。有时候,在白天还会看见长长的飞机痕,像一条云龙。世界就像被多情画家主宰,他可以把天空涂抹成白色、黑色和蓝色,再让人驾驶着机器,安然穿行于自然之中。

一晚上坐在电脑旁,屁股都疼了,为着网站模板,啃着半生不熟的英文,直看得我眼花缭乱。此时想起可以写些汉字,顿时感到身心愉悦。我并不恨英文,想必它却是恨我的。不过,高中的时候,我倒是恨过一回。那时候,被洗脑得厉害,对于一个还沉迷《环球时报》和《参考消息》这类报纸的孩纸来说,读到课本里的鸦片战争和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,简直被气坏了脑袋。因此,在英语从不及格的高中生涯中,我竟然”恬不知耻”地毅然发誓:这辈子不学英语!上帝保佑诚心发誓的人,从此之后,我的英文再无进步。

从家里带过来很多咖啡,又买了个飞利浦耳机。洗个冷水澡,泡杯热咖啡,喝了就上床听耳机睡觉,这是我的大学生活。想不到这样的情景会再次发生,也许我越活越年轻了也说不定。但床头已经没有音乐,手机是没有3.5mm接口,平板没了电,只能安静的躺着,间或听着飞机飞过,还有远处的狗吠声。总是告诫自己,放开听觉;但做不到,自己的声音充斥了内心,越是努力去听,反而越迷失了自己。

早上起来,广州的天气是一如既往的摇摆不定,此时正值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的时节,穿行大街小巷,随处可见被摆在门口的年花盆栽。花儿鲜艳异常,丝毫不见枯萎的迹象。对于内心严寒的人来说,已经不需要等待,春天已经就这样摆在门口了。我发现我的步伐终于慢了下来,以前边走边想着事,感觉走在云端,现在是落地了,踏实地走着路。也毋须愁眉紧锁,可以想象面容的淡然之态。

1月31日上班,收到红包,已婚的同事边给边说,赶紧结了。我笑了笑心里想,结了就没有红包了,还是再缓缓吧。还没有正式开班,也还有很多同事没有回来,少了平日里的喧闹,安静的人也会显得有点不习惯。2月中旬有瑜伽大会,这段时间要忙着物料的事情,纠结的设计,还要照顾一大堆设备,注定要在春天像蜜蜂一样忙碌。

闲下来的时候,就会看电影。

《大魔术师》的海报挺不错的,电影说不上好,还是不好。对,不好。
《八星报喜》,只看了五分之一,那就打20分吧,一个明星2.5分。不,还是1000分好了,一个明星250分。
《一夜情未了》,开头我还以为是胡戈的新恶搞剧,这次不捉傻大木,去捉卡扎菲了。但结果却失望了,看到了方中信,我就知道不是胡戈的恶搞片,结果只看了十分之一。
《铁甲钢拳》,i like it,纯粹娱乐,70分。
《神经侠侣》,正宗港片,吴镇宇的表演很好,90分,扣掉10分是因为这无厘头的片名。
《赛车总动员2》,想拍成邦德就拍邦德,想赛车就赛车,结果偏偏变成了show风景和广告,只值50分,赛车效果做的很不错,故事应该围绕赛车展开。
《爱的死后报告》,满分,像《三个傻瓜》一样,又是讲三个傻瓜的故事,这次关于女人,总结得很好,i like it。

狗吠了,好像在叫我去睡觉。那就睡前诚心地像上帝祈祷:所有我认识的、认识我的,我爱的、爱我的人,还有上帝你,新的一年幸福快乐。上帝保佑诚心祈祷的人,晚安。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