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月4日零散日志 听心者


31日晚23点,躺在床上拿着平板看新闻,改不了躺床上五分钟就睡着的习惯,迷迷糊糊地睡到了第二年凌晨一点,算是以一种最符合自己性格的方式过了年。现在,人们对元旦的追捧愈演愈烈,各电视台邀请的各种明星举行的跨年晚会,各地点的各种跨年倒数。倒数这事在大学有过两次,一次热闹,一次清淡,倒数完还看了《十七岁的自行车》,往后愈不喜欢热闹,所以什么大小节日,总归平平淡淡的过。就连祝福这事,也甚少收到,但收的到的,总是惊喜。例如,许久不曾聊过的小薰从遥远的另一个国度发来留言:祝你的牙在新的一年保持健康。

惊喜与惊吓只一字之差,想要它们掉转也只要一天的时间,1号晚上我的牙就没心没肺的疼起来了(一直到写字的这刻依旧)。有假期不休,还要2号上班,结果大家都5点下班去经理家喝她女儿的满月酒了。独自在办公室,话说我刚搬到了新的地儿,清洁阿姨见我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那里,想必看四下无人,逮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了。阿姨用半白不白的白话,絮絮叨叨的讲了十多分钟。

阿姨是四川人,去年8月来的,能讲半白不白的粤语。阿姨说她健忘,第一天把名字告诉她,第二天她就忘了。如此反复,直到半个月之后,才稍微好了点。阿姨喜欢说半冷不冷的笑话,然后自己呵呵笑几下,还要让被取笑的人不要生她的气,其实那些笑话无伤大雅。阿姨跟我絮絮叨叨了老半天,无非说资本家是吝啬的,然后,做人必须得讲诚信。我努力地听着她的粤语,偶尔附和几下,末了,她还要说对不起,浪费了我挺多时间。

有人说,我长得木有杀伤力,而且看起来会让人忍不住欺负。我姑且理解为,我长得很欠揍。我其实挺喜欢安静的听别人说话,然后我沉默不语,或者偶尔插上两句。因此,跟别人正常的对话,也许会造成一点障碍,但要是别人要倾诉,我乐于是听心者。大学时,隔壁宿舍住着一个石头跟一个木头,他们喜欢上了同一个网友。三角恋最狗血的剧情是,两个男猪脚是好兄弟,女网友是另一个朋友的初中同学,一起介绍给他们的。然后,就是各种猜忌,各种感情纠葛,各种眼泪,各种纠葛。

所有的人都需要倾诉,因此某一晚学校快关灯的时候,下铺边上出现了眼眶红润的木头。他说,跟石头在一个宿舍就添堵,能否到你床上借宿一晚?我迷迷糊糊,想着还差一个暖床的,就让他上来了。又是絮絮叨叨的听他一宿的话,还要求安慰。最悲催的是,后来他总是不害臊的说起这事,说把我给睡了。这就是所谓的好人难做。- -、

石头不好睡觉这一口,晚上下了课就陪着他在学校的各种漆黑小道上散步,一边胆战心惊路上有没有劫匪,一边还要劝他不要想太多。后来,慢慢的养成一个习惯,喜欢和他买了各种吃的,还有啤酒,坐在校园的草地上死命的吃。酒饱饭足就躺在草地上,看着星空,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。很多时候,不用说太多的话,各自都懂各自的心。

当然,狗血剧情的最后是兄弟还是兄弟,女网友随风而去了。

很多时候,烦心的事,说着说着就过去了,岁月也不过这般。看谢霆锋在跨年晚会上唱的歌,又看了他在周杰伦演唱会上的演出,想起曾经看了又看的《狂热份子》演唱会,又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了。自己找了一首《如果只得一星期》贴在个人网站上,就算是自己给自己的新年礼物了。

听心者,心必安之。

-END-


本文链接地址: 1月4日零散日志 听心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