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月18日零散日志 心中灯塔


今天ming过来小聚,他当兵两年,刚退伍出来,一起来的还有以前的舍友,聊了一下午,晚上吃饭,喝了两杯。今年一直想找机会大喝一场,但是每每都是浅尝辄止,无法喝得痛快,还是去年的这个时候,有tao在,每晚工作回来已凌晨两三点,就去大排档吃东西,在寒风中痛快喝酒,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。我也想不出个理由喝酒,只是想念晕乎乎时的那种感觉,身体飘忽,眼睛却贼清醒,整个世界变得更清晰。

喝完了酒有个习惯,就是话儿多,没人说的时候,可以写出来。掐指一算,日志有大概四个月的断层,这四个月经历了很多,虽然一直不离这几个城市,但是爱折腾。折腾到自己疲于奔命,所以也就没了心绪写日志。对于时光流逝的感受,不在乎季节的变换,身体的老化,而是周围人的变化,每个人都在变动,例如隔几天就有朋友结婚,或者孩子出生。环顾四周,也许再过不久,你的朋友圈,都是有家室的人了。

这个月面对了很多事,辞掉自己的下属,顶头的上司也要辞职,昨天还和老板一番长谈,让我对未来有了一些期许。我记得副总说过,我与人一间有一堵墙。我很幸运有些人会翻墙,或者有些人会包容这一堵墙的存在,让我按照自己的方式存活下去。这是我的人生经历,造就的一堵墙,没想过把它毁了,我是一条道上走到黑的人,犟的时候,不怕天不怕地。

我常常怀念学校的那一地落花,那一弯黑黝黝的河水,曾经动心想买个MP3在路上走着的时候,可以听歌,但是看着路上的又一地落花,又一条臭河,我放弃了这个念头。广东的冬天,有阳光的清晨就像别处的秋天,看着树上紫色的花朵,落满一地,覆盖车顶。看着发臭的河水,覆盖着一小层落花,顺着水流的方向飘向远方。不时会有一群白鸽掠过屋顶,穿越树枝。

就这样一副场景,我已感到幸福,我的幸福点很低。不需要华丽,不需要童话,不需要不切实际的梦,就这样已足够。

明年将是初中毕业10周年,老同学已经在张罗年初三聚会,其实每年的小聚都会去,今年很多的人结婚了,有孩子的有孩子,还有离婚的。很多事掐指一算,对自己哦两句就过去了。我的少年几乎都在外婆家度过,掐指一算,也有七年。我还想念老家的那只老猫,写过日志的那只老猫。某天我就把签名改成了:我想养一只猫,黄色的,有老虎斑,一定要胖,就叫啊开;还要养一只狗,黄色的,一定要高大威猛,就叫啊镜;吃饭的时候就喊:开镜吃饭啦。那个名字组合是我的名字,我爱动物,尤甚喜欢的程度。

这些时间,觉得自己变了许多,但是不管怎样变,内心有些东西都无法改变几乎毫不费力,我就可以呼吸到昨日的空气。我的家在心里,心里有一座温暖的灯塔,一直让我不曾迷路。我感谢过去的那些阳光,它们照射在我的身上,累积了在我的心里,化作了灯塔的光源。

夜了,丢笔,睡觉。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