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月23日零散日志 贵人


 

冬至的前一天,天气微凉,走在街头巷尾,挽起衣袖,肌肤触着冰凉的微风。微风中似乎带着远处的故事,在接触你的一刹那,把它们一股脑倾诉给你。你脑海里浮现出某年、某地、某人、某个场景,或者某一句话:火车缓慢开动,就像宫崎骏动画里的怪物,在大地缓缓的蠕动。那是096月在四川的故事,日志有写,不再赘述。

每年的年初,奶奶都会买肥猪肉去某个七姑八婆处祈福,顺便问问家里人的一年运势。今年回来的时候,她跟我说,今年没有桃花运,但会遇到贵人。我不太会相信命理、星座等学说,因此,从来都是把护身符塞到钱包里,然后就等着来年再换新的了。但第一次听说会遇贵人,内心里还是隐隐约约会想起点什么和期望起什么。

说回09年四川那一年,在还没有毕业的5月,认识了jun哥,他说要建立一个公司,还慷慨陈词,最终如何借壳让公司上市。我还没有工作经历,更不用说是创业,但既然又不花我钱,又可以按照自己的时间工作,这样美好的事情,总是让我无法拒绝。因此,说明算是技术入股。那年6月去了四川,分明还是6月,但是四川的天气就像是广东的秋天。在一个小镇里,白天晃悠在街上,温热的太阳,微凉的空气,皮肤有点冰凉。那是我第一次出省,33个小时的火车,对一个充满离愁别绪的人来说,就像慢性自杀。但是,那几天的生活,是个美好的回忆。

也许,这也算是贵人。但是,后来我跟jun哥闹翻了,好像是去年的事,就是这样,那样,然后就翻了。(- - 、那就是怎样?)

今年过年,在家里等一个去核电站工作的机会,后来没成,后来到了现在的公司。有时候,不知道是为了让别人死心,还是让自己死心,总是不想一辈子被束缚在一个地方。想起来在外婆家寄宿的时候,就很像玩笑,两百米长的一条路,有小学初中高中大学。小学六年级我就开始在那里,一直到高中结束,都在那几个学校。如果上帝再坑爹一点,也许还会让我去那个职中上学,但我还不至于那么坑爹,所以好歹上了个本科。

我这种人,必须得流浪才能感觉自己活着,要不然就是僵尸,一个活死人了。

今年3月底到公司,8月份再离开公司,我做了一个很愚蠢的决定。那时候,我跟副总也快闹掰了,但好歹还没有,后来9月份又重新到他手下干活,而且是赎罪般死命的干活。脑海中全是工作,这也是没有写日志的一个原因。后来,他叫我去办公室,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?他说公司明年想筹备成立一个信息公司,到时候让我做技术经理。末了还不忘加一句,我的目标是做成一个上市公司。

听到最后一句,我心里暗暗发笑,对比09年,隐隐约约知道就是那么一回事了。后来,就是现在,赶在2011年最后一天,他就要离职了,去另外一间公司做老总。我知道,我的贵人又要走了。刚得知他要走的时候,我比听到自己失业的消息更糟糕。我通常会头脑空白一阵,然后晚上才想起来,就是那么一回事,必须得面对。以前靠他提职,加薪,画饼做梦,现在一切得靠自己。

恍惚间,等到下属被自己炒了,上司要主动离职了,才发现又只剩自己一个人了,所有的工作,包括文案的东西,都要自己编写。又回到一人分饰多角,三头六臂的时候,也许这才是自己最惬意的时候,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,喜欢孤身一人作战。甚至,因为看不顺眼,主动向老总提出要把跟网络公司的合约解除,让自己重新掌握整个公司局域网,与几十台电脑的维护。

自己做计划,自己去起草文书,自己去筹备一个网络部。你知道什么叫贵人吗?某一天,我拿起镜子,看到镜中的自己,我才幡然醒悟。原来,你就是你自己的贵人。

-END-


本文链接地址: 12月23日零散日志 贵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