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月23日零散日志 Find your way


这几天都是雾天,醒来发现白茫茫的一片,远处的建筑若隐若现,胜似天庭。我其实很喜欢雾天,但是却讨厌潮湿的空气,我无数次构思过我的小说,是从一场雾中开始的。这段日子都忙于瑜伽大会,朝五点多起来,晚十点多回来,却仍不觉疲倦。

大会开的还算顺利,学瑜伽的人,心灵大都易受会场气氛感染,煽情的画面挺多的。我躲在后台,掌管着现场灯光和音响,昏昏入睡。瑜伽老师的主题,都挺有意思,郭健的脉轮舞动,是叫人返璞归真的,包括学原始人的呐喊和动作,很多人都被感染落泪,现场的人有点像入了魔道。RJ的流瑜伽没有丝毫的废话,用的是比较科学的手段教授瑜伽,比较专业。叶迦的喜马拉雅瑜伽,强调呼吸和冥想,跟着学了个鳄鱼式和横膈膜呼吸,对睡眠和颈椎都有用。钟妍从没一下子教授过一百多号学生,不过在台上毫不含糊,对着学员说话不留情面,私下人却很好。李晓钟已经是熟人了,去年来过我们那做讲坛,讲艾杨格瑜伽,很硬朗的一个汉字。陈颖怡讲生命密码,类似于星座,我从不信这东西。在后台她倒是给我算了一卦,另外,感谢她的纽崔莱冲剂,挺和蔼的一个人。

我也有点想学瑜伽,但是转念一想,我是个追随内心的人,此时此刻,拳击比较适合我。当然,可以肯定的是,两者我都不会沾染,还有更有趣的事等着我去做。如果看过太多克里希那穆提,不知道怎么去发现自己,可以尝试瑜伽,它就是这样一种方式。另外,克氏有风险,学习需谨慎。

今年比较怕冷,以前冬天洗冷水澡,现在碰到冷水,就彷佛冻到了骨头里,不敢再洗了。不过,睡眠似乎越来越多了,总是起不来的样子。有时候,会做一些梦,关于学校的,梦里总觉得比较忧伤。过了很久,我才发现,已经很久没忧伤,这情绪都被逼到梦里去了。年岁渐长,“如果”这词语除了出现在文书里,已经不再说,不再想了,我这个人比较没心没肺,装不下太多东西。

这个月有同学结婚,下个月也有,太远,估计都是不去的了。涛又来到广州,见面就找老珠江喝,但是没有,只能喝青岛,聊些有聊些没的。第二天,他就去投资公司上班去了,他朋友开的公司,找他去做面试官。很难想象他面试人的情景,面对别人,他的话可不多。

话说,我也是时候给自己找个助理了,昨天面试了一个人,他的话让我想起自己刚出来时的想法。他总是说,这没什么,只要我待在这里做下去,用心学就会做好的了。

记住,事情不会在你说好的时候,就会慢慢变好。找些感兴趣的事,Do it;找些你喜欢的东西,enjoy it。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