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月26日零散日志 鲫鱼肥的季节


雾天之后就是雨天,气温又一下子降了许多。夜间,隐约传来一阵阵声响,似乎不远处在做着法事,不知道是在超度,还是在祈福。我在梦里,变成了咆哮帝,对着老爸一阵咆哮。醒来觉得不可思议,但是梦里的场景又总是很真切。

早上看到CM有更新,于是躺在床里看CM,看得昏昏沉沉,又睡。朦胧中听到雨声,醒来却发现雨停了。下午在巷子里看到一只灰白毛色的死猫,躯体已经僵硬,不远处的两个老人还在说着,刚才那辆车开得太快了。

公司买了零食,开了所谓的茶花会,实际上是聊一下瑜伽大会上的感想。罗嗦的人依然罗嗦,自恋的人依然自恋,但公司的人就像一家子,缺点可以被包容,优点会被赞赏。以前我也感激过,能在这样的地方工作,现在我总是问自己为什么,为什么还会在这里?有时候,总是过度逃离温暖,寻求孤独。

春天已经来了,夏天似乎已经不远。鲫鱼肥了,水库是时候要开闸,引水灌满农田了。鲫鱼会通过水流,经过长长的水沟,流入农田。农田长满了野草,有时候,鲫鱼就藏身在野草里。孩子们拿着渔网,或者截住水流,把水勺干,捉鲫鱼。捉了鲫鱼后,回家煲鱼粥,边吃边把鱼骨头分给家里的猫。

天气暖和后,就犁田,撒种子,种秧苗。待到清明时节,秧苗长高了,就得拔掉,然后去插秧。秧苗插上后,黄了一冬天的田野,重新又绿了起来。小孩不能去田里玩之后,就只能玩弹珠、纸牌、跳绳、捉迷藏,稍微“文艺”点的活动。

我这个神棍,好像又扯远了,哈哈。整理图片去。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