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星战场影评,有多少故事可以重来


异星战场影评】这是一个盛产超级英雄的时代。时至今日,我们基本数不清在美国这片并不古老的大地上,究竟蕴藏着多少位超级英雄,他们或科学变异、或动物附体、或天生神力,再或者外星使者……数不清的各种神灵被好莱坞的泰斗大导们轮番刻画。正所谓时势造英雄,当超能英雄都可以集体组团群殴的时候,英雄便不再寂寞,英雄还得排座次。而正因为如此,英雄也变得这般唾手可得,我们是否还依旧为他们泪眼撒花?我们是否还能被他们的飒爽英姿感动得倾心凌乱?当穿越可以让现代人回到古代为人师表,当星际旅行只需一款按钮神器,谁还能体会到所谓英雄,必然经历千般折磨万般痛?事实是,此处为孙,换个地方可为爷。

约翰·卡特是幸运的,作为一员经历美国南北战争的骑兵上尉,无业游民,生活拮据,肩上负债累累,心存丧妻之痛。鬼使神差一般穿越到大约是地球质量小十分之一的火星,竟因为引力原因变得体如超人。原著小说《火星公主》诞生于一九一二年,一百年过去了,有多少有关火星的科幻电影?又有多少看似原创的星际故事从这部小说中锐意进取?当已经被各类超级英雄惯得两眼都能放光的现代人,再去花钱看一部觉得似曾相识的电影时,犯嘀咕是常有的事儿。我们在看《变形金刚》的时候,觉得那高潮一波接着一波,以至于看完了脑子轰轰响,就怪人家没故事,到了《异星战场》,满场子的人就希望约翰·卡特带着一众兄弟跟敌军大战四五十分钟,我们还把安德鲁·斯坦森跟布拉德·伯德作比较,原因是后者的《碟中谍4》口碑票房爆棚,作为皮克斯的动画泰斗,他们两个都是电影界的奇才,可一部作品是否成功,光靠导演是不成的。《碟中谍4》有万人迷汤姆·克鲁斯,《异星战场》玩得却是剩饭溯源,我们无法容忍任何一个导演将《西游记》改成情感片,当然我们也能理解安德鲁·斯坦森为保持原著的风格而无法兼顾太多的改动,那么,要怎样才能玩出花儿呢?

纵观这几年迪士尼公司出品的系列大作,除了《加勒比海盗》一直有较高人气之外,其余的很多部作品都是雷声大雨点小,《波斯王子:时之刃》开拍伊始,也有着三部曲的打算,可实际效果却不尽如人意,《纳尼亚传奇》系列本来越到后面越精彩,却自行抛弃给了福克斯,《魔法师学徒》《火星救母记》一败涂地,较早前的《创战记》形式大于内容,就连《加勒比海盗》系列也是一集比一集差,幸运的是,迪士尼还有皮克斯。迪士尼创造的魔幻题材,多多少少都会受到“合家欢”这个词的左右,这可能跟迪士尼高层策划组的欣赏水平相关。在这些系列中,我们几乎看不到太多刺激的暴力血浆场面,就算打斗的很激烈,也处处洋溢着喜感。《加勒比海盗》中,从头到尾都有一只窜来窜去的猴子,《纳尼亚传奇》最最核心的是精通世事的大狮子,《波斯王子》中,男主角跑酷战士兵的场面,特像《阿拉丁》;而在这部《异星战场》战场里,火星蛙面獠牙的警卫兽六足卡洛犬又是负责卖萌的。我们或多或少都能从迪士尼的魔幻大片中,看到这些无伤大雅负责拉拢女性和儿童观众的小动物,而迪士尼最擅长的恰是讲述各类公主与王子的故事。

每一部跟异星生物有关的奇幻电影,必然自行研发一套符合常规认知的解说系统,就好比《绿灯侠》在开篇之前,会告诉你,在这个世界上,宇宙有三千六百个扇区,每个扇区都有一位绿灯侠护佑,而地球不过沧海一粟。火星也不例外,比起地球上千万个民族和二百二十多个国家,火星上就生活两大族群,显然还是太安全了。“火星红人”中有喜欢安居乐业的希雷姆人和好战斗狠的佐丹格人,长相酷似人类。另外一类是“火星绿人”六足萨克人,这些人智商较为原始。还有一种瑟恩人,虽拥有先进科技,却干些从中挑衅偷鸡摸狗的事儿。明白了这些架构,故事就变得容易开展,“火星红人”中的两派交恶不断,“火星绿人”中头领帮派之间也不和谐,红人和绿人之间自然也没对上过眼,在加上瑟恩人利用千变万化在两者之间搅和。真所谓生存不易相处太难,在西方人眼中的战神火星,原来从不消停。

导演让一位地球上的上尉卷入这场力量十分悬殊的战争中,到底要站在哪一边?纠结之后,自然是站在火星公主大美妞这边,那么他出色的作战经验能否得到出色的发挥,事实证明他只需要脱光了膀子凭借蛮力赤膊上阵。于是,在人物性情刻画上,约翰·卡特这位军官的内心世界就变得轻描淡写,如果不是导演有意穿插他深埋丧妻的画面,约翰·卡特的前世今生几乎一片空白。我们看得的确不是泰勒·克奇并不十分健硕的肌肉,因为那比《美国队长》的胸大肌还差得太远,我们想看的是,约翰·卡特,他要在厌战并不得已参战的选择中获得爱情与重生的动力,可惜,作为情感主线,这些桥段的确刻画不足,以至于我们无法对约翰·卡特产生一种倾慕的感情,因为我们明白 “蜘蛛侠”“蝙蝠侠”“超人”就是这样深入人心的。

作为奇幻动作大片的动作主线,影片在战争场面的处理上,的确让人哑火。影片跟《绿灯侠》一样,同犯一种毛病,每当大战时刻,音乐画面都配合地天衣无缝,观众的情绪也都会被抬得老高,可接下来却被一处安静的场景剪切所破坏,震撼效果实在不过瘾,这也就是人们在观影中得不到高潮的原因所在。在《异星战场》开篇部分,导演连续设计了三款约翰·卡特的逃跑场面,每次都是掐头去尾,三段串联起来,因为节奏需要倒也蛮有喜感。而到了正片部分,这样的切换就容易损伤大战场面的浩瀚程度。本片在动作特效上,并不输给任何一部奇幻电影,在情绪调动上,也不是让人提不起精神,只怪它大战呼声打得响,真打起来却是有点娘,让大战再刺激一些吧,让蓝色血浆再爆裂的痛快些吧,让火星公主的智商在高级一些吧,让火星绿人为保卫家园誓死拼搏吧,让约翰·卡特经历爱与火的洗礼吧。

有多少故事可以重来?电影的题材无非爱情与人性、战争与和平。《异星战场》的原著小说我没看过,不大了解其庞大的故事架构,但从电影的呈现方式来看,几个部族之间的恩怨纠葛也构成了一定的戏剧张力,影片有着做大做强的心态,特效场面及配乐也尽显匠心,导演安德鲁·斯坦森同样是花了心思的。结尾处,作者将自己写进书中的呈现方式和约翰·卡特假死利用奈德获取时光穿越神器的设定,倒有峰回路转之妙。整体来说,影片并非拙劣不堪,只是未能做到更好,当然现如今的观众眼界甚高,不出银子票房难保,这就很难保证第二集能够按照预期计划与观众见面,那么,我又能等到什么时候,才能感受第二集的精彩呢?

文/窗边草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