傻狗

12月31日零散日志 傻狗日记

【美国加州沙丘上的滑翔伞,在加州格莱米斯沙丘(Glamis Dunes)驾驶动力滑翔伞 】

在梦里,有时候会梦到一些温暖的场景,譬如和小时候的玩伴在一起。醒来的时候会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,慨叹时光的流逝,但那是以前的事了。前几天梦到一些大学场景,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直接在梦里感受到了,醒来的时候,只觉得是有那么一回事,觉得有点可笑,就过去了。也许,已经老得忧伤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有一天,看到对面屋顶上有两只猫在打架,一只躲在瓦片的间隙里,一只居高临下,不断的伸爪子往下攻击。下面的猫毫无脾气,不断的伸爪防卫。我看的津津有味,直到上面的猫有点索然了,停下攻击,在瓦片上踱几下步,回来再拨弄几下,如此反复,到最后倒像调情了。我只能心里嘀咕一下,这两只傻猫。正想回到屋内,却发现对面的白狗正把头往护栏里伸出来,伸着长长的舌头,happy地摇着尾巴,分明也看得津津有味。在那一刹那,有点我们是同类的感觉,敢情内心里我也是一只傻狗? Read More…

 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