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时代

01月12日零散日志 唐僧

公司的智能手机风暴愈演愈烈,有了iphone 4S,也有了iphone 3S。打从左下角的同事换了iphone 3S后,就变成了个女巫。每天发微信的时候,我身后就忽的升起一阵阵喃喃之语,让人背脊生寒。还有一些人,则天生拥有灭蚊的功夫,只消动动嘴皮子就能用超音波灭蚊于无形之中。我右下角的哥们,就这样完美的继承了《大话西游》里唐僧的衣钵。每天听他与客户的对话,都为他的客户感到担忧;甚至,连自己都产生了幻觉,觉得人生灰暗,不如一鞋带吊死自己算了。 Read More…

1月4日零散日志 听心者

31日晚23点,躺在床上拿着平板看新闻,改不了躺床上五分钟就睡着的习惯,迷迷糊糊地睡到了第二年凌晨一点,算是以一种最符合自己性格的方式过了年。现在,人们对元旦的追捧愈演愈烈,各电视台邀请的各种明星举行的跨年晚会,各地点的各种跨年倒数。倒数这事在大学有过两次,一次热闹,一次清淡,倒数完还看了《十七岁的自行车》,往后愈不喜欢热闹,所以什么大小节日,总归平平淡淡的过。就连祝福这事,也甚少收到,但收的到的,总是惊喜。例如,许久不曾聊过的小薰从遥远的另一个国度发来留言:祝你的牙在新的一年保持健康。

Read More…

12月18日零散日志 心中灯塔

今天ming过来小聚,他当兵两年,刚退伍出来,一起来的还有以前的舍友,聊了一下午,晚上吃饭,喝了两杯。今年一直想找机会大喝一场,但是每每都是浅尝辄止,无法喝得痛快,还是去年的这个时候,有tao在,每晚工作回来已凌晨两三点,就去大排档吃东西,在寒风中痛快喝酒,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。我也想不出个理由喝酒,只是想念晕乎乎时的那种感觉,身体飘忽,眼睛却贼清醒,整个世界变得更清晰。

喝完了酒有个习惯,就是话儿多,没人说的时候,可以写出来。掐指一算,日志有大概四个月的断层,这四个月经历了很多,虽然一直不离这几个城市,但是爱折腾。折腾到自己疲于奔命,所以也就没了心绪写日志。对于时光流逝的感受,不在乎季节的变换,身体的老化,而是周围人的变化,每个人都在变动,例如隔几天就有朋友结婚,或者孩子出生。环顾四周,也许再过不久,你的朋友圈,都是有家室的人了。 Read More…

7月8日零散日志 东方晓白

因为要回去换毕业证,所以回了一趟学校。在轻轨上,远远就可以认出哪些是江门人,他们脸上总是写满轻松、悠闲,淡然的微笑总是让人舒心。城市的变化并不大,没有广州的喧闹,没有广州的高楼,也没有那么多车水马龙,大街上还是以摩托车为主,各种的车与头盔,有时候让人误以为这是电影上常见的台湾小城。

有了轻轨之后,江门与广州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很多,以往坐客车要一个半小时,现在只要40分钟,而且票价反而便宜了。车上的人不多,1号车厢几乎是空的,如果没猜错,那里是一等座,开车的时候,有乘务员在那边巡逻,把二等票的人“撵”回来。由于列车比预期的快了,因此下车的时候才给啊肥发了条短信,叫他来接我。

在保安亭旁待了10多分钟,才看到一个肉感男子开着车呼啸而过,匆匆忙忙喂了一句,循着车的方向,只能看到遥远处的尾灯了。连忙拿出手机按响他的电话,才得知他误以为我是保安大哥了。啊肥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里,啊恭也在,我同窗四年的舍友,据说已经在厅里“露营”一个月了。只是歇了会,吃点东西,喝点饮料,稍微恢复点体力,絮絮叨叨聊两句后我便提议去打球。 Read More…

 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