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

4月8日零散日志 生亦热闹,死亦热闹

【4月6】三月的雨停歇没几天,四月的雨便如期而至。那天我站在公司的天台上,看着对面的楼房在雾水中若隐若现,马路上的行人与汽车却异常清晰,彷佛我已恢复了一个旅行者的心态。嫩绿的叶子在雨水的刷洗下,显得格外的亮眼;而木棉树上火红色的花朵,恰似空中的火燎,雨水怎样都浇不灭。

我常常出神,幻想着楼下那一条墨水般的污河,突然间变得清澈,但奇迹从未发生。于是,我幻想着怎样堵住污水的源头,挖走肮脏的淤泥,让清水涌进来,河水流动,最终让它恢复清澈。这样想完,又觉得可笑,于是断了念头。举首望空,雨若游丝,打在身上,不凉不湿,全被我枯涸的内心蒸发掉了。 Read More…

 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