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痴

3月2日零散日志,回南天

眼镜又不见了,上次是前年搬家丢在车上,这次不知道掉哪里去了,想必是凶多吉少了。其实,去年很长一段时间没戴,视力反而是好了,只是有时候看人不太方便,总是跟人擦肩而过,才知道那是谁,那时候已经不好意思再大招呼了。其他的倒好,毕竟,你戴不戴眼镜,路牌就在那里,你看或者不看,也不影响你迷路。路痴一枚。

最近都是回南天,墙是湿的,地是湿的,空气也是湿的,楼梯口的电灯湿坏了“脑袋”,足足亮了两天,才恢复正常。在湿润的气候下,冷空气就像要饭的,飘来荡去,来时寒冷,走后公车都开冷气了。

看了下公司的台历,才发现我已经连续上班16天了。我终于从懒人,变成了遵纪守法,爱岗敬业的好市民,新时代劳模。有同事瑜伽大会后关机睡了两天,有连续休息三天的。当我喃喃自语,反问自己为什么不累的时候,我终于意识到我累了。至于我为什么反应这么钝,也许因为我是500—-比一般的250还要迟钝一倍。 Read More…

 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