鲫鱼

2月26日零散日志 鲫鱼肥的季节

雾天之后就是雨天,气温又一下子降了许多。夜间,隐约传来一阵阵声响,似乎不远处在做着法事,不知道是在超度,还是在祈福。我在梦里,变成了咆哮帝,对着老爸一阵咆哮。醒来觉得不可思议,但是梦里的场景又总是很真切。

早上看到CM有更新,于是躺在床里看CM,看得昏昏沉沉,又睡。朦胧中听到雨声,醒来却发现雨停了。下午在巷子里看到一只灰白毛色的死猫,躯体已经僵硬,不远处的两个老人还在说着,刚才那辆车开得太快了。

公司买了零食,开了所谓的茶花会,实际上是聊一下瑜伽大会上的感想。罗嗦的人依然罗嗦,自恋的人依然自恋,但公司的人就像一家子,缺点可以被包容,优点会被赞赏。以前我也感激过,能在这样的地方工作,现在我总是问自己为什么,为什么还会在这里?有时候,总是过度逃离温暖,寻求孤独。 Read More…

 Scroll to top